研究表明:微胖并不全是坏事,但仅限于……

2020-05-19

老年人

不要惊讶。当今时代,老中青三代不是在减肥,就是在减肥的路上,但科学研究表明:老年人微胖对提高生存能力降低死亡率有一定益处。

2019年11月下旬,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将人口老龄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其中的重要背景是: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老年人口数量和占总人口的比重持续增长,截止2018年,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从1.26亿人增加到2.49亿人,老年人口占比从10.2%上升至17.9%,人口老龄化问题愈加凸显。

对年轻人来说,老人无病无灾便是最好的愿景。但随着年龄增长,老人肌体衰老丧失活力几乎不可避免,由此带来的疾病问题既是沉重的家庭负担,也是一种社会负担。

像老年人跌倒、行动迟缓、肌体残疾等现象,会大大降低老年人生存和生活质量,在医学上有一个专业名称,叫做“肌肉减少症”。具体来说,肌少症是一种以渐进性和全面性的骨骼肌丢失及力量减退为特征的不良结局综合症。

在世界范围内,60岁以上老人总体发病率约10%左右,但中国对这一疾病的研究还相对较少。因此,理清肌肉减少症的患病率及相关危险因素,对于构建新型养老社会至关重要。

2018年1月-8月,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老年科通过招募志愿者,对60岁及以上的老人进行了调查。共调查1227例,其中数据完整有效者1148例,达到93.56%。

筛选流程遵循肌少症亚洲工作组(AWGS)诊断标准,由年龄、握力或步速以及骨骼肌指数组成,具体如下:

_
其中四肢骨骼肌指数(RASM)由InBody 230测试间接测定得出,即由InBody 230先测得四指骨骼肌质量(ASM),再由公式计算得出:

RASM=ASM/身高²

最终,筛查得出肌少症患者164人,患病率为14.29%,其中男性(14.9%)(55/368),女性为14.0%(109/780),不同性别患病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661)

研究采用了单因素分析与多因素分析相结合的模式。具体来讲,单因素分析是指在一个时间点上对某一变量的分析,目的在于描述事实;而多因素分析则用于说明一个现象总变动受三个或三个以上因素影响时,其中每个因素的变化对总变动影响的方向和程度。

在肌少症组与正常组的单因素分析中,肌少症患者的身高、体重、BMI、超重及肥胖人数占比、体脂率、腰围、腹型肥胖、臀围、臂中围、小腿围明显低于正常组,而体重过低及标准人数占比明显高于正常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这些数据反应的其实是老年人的营养问题,可以看到,肌少症患者的营养水平明显低于正常组。

而在多因素分析中,年龄、体重过低、衰弱前期、衰弱综合症、周运动量低的OR值均高于1,而超重、腹型肥胖的OR值则小于1。

统计学中,OR值为病例组中暴露人数与非暴露人数的比值除以对照组中暴露人数与非暴露人数的比值。
OR=1,表示该因素对疾病的发生不起作用;
OR>1,表示该因素是危险因素;
OR<1,表示该因素是保护因素。 由此可以得出,超重与腹型肥胖为肌少症的保护因素,为什么呢? 众所周知,肥胖是一种独立疾病,同时也是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慢性病的重要诱因。但通过对肌少症的研究发现,轻微肥胖甚至是腹型肥胖可能对老年人抵抗危害,提高生存能力降低死亡率有一定益处;此外,脂肪作为一种能量储备,也有助于个体在疾病中存活,脂肪量较高的个体也具有较高的蛋白摄入,是防止肌肉减少的保护因素。 以上样本可能并无法反应中国老年群体的全貌,考虑到样本选择为中国最发达地区的城市老人,已然具备较好的营养条件,14.29%的患病率或许都是一种低估。在更广大的中西部地区、农村地区,老年人面临的肌力流失情况可能更不乐观。 因此,有条件的地区或个人,可以通过上述方法,利用InBody来测试下老年人的少肌症问题。而InBody 770已直接具备骨骼肌指数这一核心数据,可以直观反应身体肌力。 让老有所养,是我们共同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