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位角评估营养预后,要特别注意发烧的情况

2020-05-19

久旱望时雨,济世盼良医。

从疫情开始至今,华山医院的“硬核医生”张文宏走红网络,金句不断,其直白、俏皮的风格深受广大网友喜欢。

其间,有记者询问关于新冠肺炎上海医疗组的治疗方案,张文宏主任的回答亦是稳中带皮:“我跟你讲,你一定是听不懂的。因为你读的书我读的书都不一样,我说的话每一个汉字你都能听明白,但是你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我有一句话你一定听得懂……多学科的团队,全部集中在这里,一起救治。”

多学科团队,包括最好的重症病学、感染病学、呼吸病学、心脏病学、人工肺ECMO团队,当然肯定也包括营养支持团队。

营养是人体生长发育、组织修复和维持正常生理功能的物质基础,是提高人体免疫力的关键,也是患者康复康复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

在此次新冠肺炎发生后,包括国家卫健委、中华医学会等在内的医疗专业机构都下发过关于新冠肺炎临床营养支持的指导意见,不少医生也提出建议对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全程营养管理,动态评估患者的营养风险,及时给予营养支持,增强患者的免疫力。

以InBody为代表的生物电阻抗技术(BIA)所衍生出的相位角营养评估,近年来正在越来越广泛应用于临床领域。

什么是相位角?

要了解相位角,先要了解BIA技术。

由于人体是由70%的水分组成,可以把人体看做一个导电的圆柱体。BIA技术便是利用人体细胞内外液及细胞膜的电学性质,测量不同频率下的电阻和容抗(电阻主要由细胞内、外液电学特性所决定,容抗主要由细胞膜之间的电容特性所决定),然后通过经验回归方程式计算出人体成分。

而相位角是表示电阻和容抗之间关系的一项指标,相位角(Φ,度):Φ = arctan(Xc / R),采用原始的电阻和容抗数据,通过固定公式直接得出,准确度高。

研究表明,相位角越大,完整细胞膜越多,细胞功能越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细胞的健康和营养状态良好;而较小的相位角可以解释为体细胞健康状况差,成为临床营养不良的标志。

2009年10月,科学家在委内瑞拉亚马逊州对美洲印第安人进行形态学、人类学研究和微生物学检查时,对一个偏远村庄里的52位村民(其中男性33人,女性19人)进行了热带疾病研究与控制的生物电阻抗测试。

我们直接看结论:脱水的人在椭圆的上极,浮肿的人在椭圆的下极;软组织量低的个体位于椭圆的右侧,而软组织量高的个体位于椭圆的左侧。

彼时,正是甲型H1N1流感大爆发期间,在挑选的52个人中,有27个人的体温高于37.1℃(事后证明,他们已经感染甲流),伴随着发烧、头痛、腰酸无力,与当下的新冠肺炎症状有一定相似性。

根据上图我们可以看出:在同一上极方向上(p = 0.40,Hotelling T2测试),发热个体的生物电平均矢量位于RXc图95%公差椭圆的边缘,趋向于脱水部分;而另一方面,不发烧个体的平均矢量位于75%公差椭圆内。使用置换测试,发热的个体显示出比不发热的个体更大的容抗(p = 0.059)和相位角(p = 0.037),而两者之间的电阻(p = 0.405)和阻抗(p = 0.432)没有显着差异。

这在后续进行的奥司他韦的治疗前后也得到了证明(奥司他韦目前也被应用于新冠肺炎的治疗),奥司他韦部分缓解了发烧情况,随之而来的时,相位角也因之而减小。

一种可能是发烧缓解期间,相位角的减小可能反映了细胞量的损失,但这不太可能在24小时内发生。更可能的解释是,高热状态下高相位角是由于细胞外水分的流失,ECW/ICW比值降低,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脱水状态引起的。

奥司他韦治疗24小时后的体温变化以及生物电阻抗矢量分析(BIVA)

图a:初次BIVA时(红色柱),在接受奥司他韦24小时后(蓝色柱),七个孩子的体温变化图。

图b:BIVA(Z分数=发烧或不发烧儿童配对的标准化数据(T≥37.5°C,红点;37.1°C≤T <37.5°C,黄点;T≤37 °C,黑点),箭头方向显示矢量从初始测量开始的迁移。

从以上研究我们可以发现,相位角的增加并不一定是营养预后的改善,在发热状态下则恰恰相反,这需要我们警惕,尤其是在新冠疫情依旧严峻的当下,对发热患者的营养预后一定要谨慎。

参考文献:
Effect ofInfluenza-Induced Fever on Human Bioimpedance Values.PLOS|ONE.2015